另类纪实-《一个毒贩的自白》⑩
2017-05-04 03:47:48 -0700

续上另类纪实-《一个毒贩的自白》⑨

csngmap语:这书据说是一个毒贩的内心独白,一部高知高能青年人才的培训教程。其实完全不必较真,作者做的好的,读者们学习之。做的错的,读者们警戒之,千万别与罂粟花一起盛开或凋谢...

再次提醒:毒品是魔鬼,千万别好奇或追时髦尝试!!一入毒门深似海,再见已是百年身...

1.4.48江湖勾兑与产业升级

当小白突然打电话,说自己在晶金酒店某房间等我的时候,我感到很惊讶。她不是在绵阳戒毒吗,怎么跑出来了?

见面时,她已经不知道从哪里吃了M,明显搞得很大了。抱住我,说想我。

我感到很奇怪,我说,你离开成都的时候,也没说想我啊!你怎么回事,大白呢?

小白说,她和大白吵架了。

我问,为什么吵架?大白对你那么好,你何必跟他吵架?
小白扔给我一个笔记本,让我看,我打开笔记本,上面满是思念一个人的文笔幼稚文字:我好想那个人啊!好想见他。他时而让我感到非常恐惧,可是我又那么喜欢他。我又怕他,又爱他。我好想他。可是我说不出口,因为我是个小姐。

看着看着,我明白她说的那个人是谁了。萍水相逢,一起处了几天,这就是要爱上我的节奏。不小心让大白看见了笔记本,大白气疯了,骂小白,然后吵架,小白跑出来了。

大白对小白是很好的,每天腿叉开亲自给清洗,上药,做饭。然而,这是一个父亲年龄一样的中年人,目的是要培养好小白,娶小白做老婆。这对于小白来讲,压力也是非常大的。然而,小白喜欢的,不是这种老实的一心对他好的男人,而且伤了这个男人的心。

我说,我不接受你的感情,小白。你来找我做什么,我现在焦头烂额,我也没有精力再管你了。

小白说,我不要你管我,我自己能管我自己,我病好了,就出去上班,自己养活自己。

我说,小白,你自己并不知道。你对我的感情,是一种幻想,M可以放大人的情感,一旦你埋下了那颗种子,它就会生长的。你喜欢我做什么?让你去卖,我也不好意思拿你的钱。我有爱人,让我养你也不道德。所以,我能为你做什么呢?你去回到大白身边吧,我给他打电话。

拨大白的电话,大白拒接,拒接,拒接。

我能理解大白的感受。

我说,我带你到洗浴中心玩两天吧,你好好考虑两天。正好,我也累了,我需要休息休息,真想把M给戒了,可是每天都忍不住要去吃。

小白抱我,撩我。我拒绝了,一方面是她的性病把我整怕了,另一方面,她给我压力太大了,我没有那份心思。

洗浴中心的网吧是不需要任何身份证的,当我打开老邮箱,想给家里人发个邮件时。忽然,一排排未读邮件躺在我的收件箱里,全部是银行的邮件,这什么鬼?点开一看,由于我那时候吸毒把信用卡里钱没还,而且我从来没打开过邮箱,银行已经把我列为征信黑户了,在催款。催你MB,都成黑的了,老子还你个屁!关掉。

给大姐发了一封邮件,就两句话:结婚的人选已经确定,没有变更的可能。

和残残视频聊天,我很郁闷,所以总是逗他学羊驼叫,残残好久没有叫了,又害羞起来。发出儿童一般的哼哼声,磨蹭着,”嗯。。。。。嗯。。嗯。。。”的声音。终于,在我的鼓励下,残残爆发出了惊人的叫声,”唔咩!~~~咩~~嘛~~~”一声比一声刺激!

逗得我哈哈大笑。我也开始给残残表演我的脑残技术,我学狗叫,汪汪汪!我学猫叫,喵喵喵!我挤眉弄眼,做怪脸给残残看。唱歌给他听:葫芦娃,葫芦娃,一根藤上七个瓜,啦啦啦啦!

整了半天,网吧旁边的人都在看我。

小白问,这谁呀?

我说这是我大学时的兄弟。

小白顺势从自己的座位上站起来,直接坐在我的腿上,出现在残残的视野里。视频图像双开,我能够看见自己的画面里,小白神情妩媚,撩了撩自己的头发,甩了甩。。。也不晓得,十六岁的孩子,从哪里学来的这些事。一米七几,一百二三十斤的身体,坐在我的腿上,我也是不易。
残残的目光有些呆,他说,张雨绮怎么跟你在一起?

我也是有些得意,我哈哈一笑说,真的长得有那么像她吗?这是我表妹而已。

残残不回答,又跟儿童样,哼唧哼唧,表达了他的羡慕。
跟小白打乒乓球,小白还没我打的好。但是她台球打的特别好,打全花色,5:0击败我,而且最后一次她的两杆清场。

我自认为,我年少时候,台球打的都是挺不错的,奈何,被她这样打的没样子了。

晚上,一起睡在大厅里,健硕饱满挺拔的D杯,一只猪手压根是握不住,差好多。不能过线,过了线指不定我又会重获尖锐湿疣,谁晓得呢?

我说,小白,如果我是个大老板的话,我安排你去上学,毕业后,玩你几年,完了给你找个男人把你嫁了。可是,你不晓得我,说好听点,我是个创业者。说不好听点,我是个诈骗犯。我现在跟你嫂子之间,也存在一定误解了,她认为我可能在赌博之类的。

晚上我睡着,小白偷偷记下了我妻的电话。几天后,我妻告诉我,她接到了一个女人的电话,把她称作嫂子,说你男人没有赌博,他在外面做事,是个好人。

小白的行为,无疑是愚蠢的。我妻感到很不高兴,并且最后深挖了此事,我全部交代了。

第二天早上,小白就不见了,打电话关机。我给大白打了个电话,我说,白哥,我没碰小白,但是呢,我也真的没有能力管小白,我很忙,喊她一起打台球娱乐,开导她,结果她现在跑了。

打完电话,我心里也是感到很难受。她会跑到哪里去呢?红牌楼及武侯大道一带,她比较熟悉。于是我打电话给武侯大道认识的一些人,让他们替我注意小白的行踪。

正自郁闷间,小梁给我打来了电话,她说,哥,有个人想要见你,他说,你可以选择不见,也可以选择在任何地方跟他见面。

我问,谁啊,搞得这么有江湖范!

小梁说,就是QUEEN请来收拾你的那个人,我跟他说了好话,我说你是个好人,只不过一时糊涂,吃多了,才对QUEEN做了那些事。我跟他讲了,我说你是复旦大学的研究生,有文化,为人处事上路子。所以,他想见你一下。

我说,我擦,这是要收拾我的节奏吗?

小梁说,也不算是吧,反正你觉得有危险你就拒绝好了。
我说,我有点忙,一会给你答复。

我思考了一下,小梁说此人是我惹不起的大老板。可是,这个风格真是奇异,可以选择见,也可以选择不见?那此人必然是担心我害怕他,所以给了我后路和选择,如此说来,此人是想见我。而且,让我挑地方,这不是很江湖的一种说法吗,要搞战斗吗?这是要约架还是会面?最开始说要收拾我,一听我是个正派人硕士生,就给出这种见面的意向和条件,那么,就不是约架了。

我给小梁回电,武侯大道晶金酒店218房间,恭候大老板光临,我没枪没刀没人,只有一杯致歉的好茶。晚上九点。
我判断此人应该会在九点半到十点样子到访,因为这样的话,能体现出他的身份,又不失太多时间。

同时,我又担心,此人来暴力袭击我怎么办?但是,他的邀见说辞,又让我觉得,即便要收拾我,也不是一下就来收拾的,他肯定是想来看看我是个怎样的人,然后再做决定。

果然,九点半的样子,门铃响了。

我打开门,一个五十来岁的,身高跟我差不多的,灰白头发的,瘦瘦的,眼睛窝有点陷,却目光炯炯的中年人,站在门外。他看了我一眼,便慢悠悠进来,背着手,朝沙发走去,坐在了沙发上。

我说,你好啊,哥子,怎么称呼?

他没有回答我,慢悠悠点上一支烟,深深吸了一口,吸了吸鼻子,说,你就是西南五吗?

虽然此人看起来精神气儿很足,神采奕奕,说话却软绵绵,感觉有气无力的样子。

我笑了笑,答,别人起的称呼,真名暮呈渊。

他说,小伙子,在我与你进行正式谈话之前,我要给你讲这样几个问题。第一,你不许骗我,因为,如果你跟我说了有些谎话,以后便无法回头,那样,就会影响我们可能的深入交往。你明白这个道理吗?

我说,哥子,我明白这个道理,我以前就曾对自己觉得不重要的人撒谎,酿成过这种局面。

他点了点头,咳嗽了两声,说,第二,我今晚要给你出一道考题,如果你考过了,我就不收拾你。

我感到为难,不知道如何接话。

他没理我,继续说,第三,如果你答好了这个考题,我不收拾你的话,你必须跟我干女儿道歉。

我也感到为难,这是个什么情况?什么考题呢?黑社会人士跑来给我出考题?数学还是物理还是化学还是政经史?
我说,哥老倌,既然咱们见面了,我是真诚地向你道歉。但是,你说的考题什么的,我才疏学浅,不晓得如何应对啊。恐怕,我只能让你收拾了。你到底怎么收拾我?

他说,不会让你痛不会让你挨打,一样的,换成QUEEN拿着牙签塞你耳朵里防咬,你跪地上给她。。。。边哭边那个,你懂我意思吧?我是个文明人,我不会观看你们年轻人的变态事。我让小梁站旁边监督,做的好的话,完了给我汇报。

我脑子嗡嗡嗡地响。

他说,小伙子,我打听过你,你这个人很不错。他们说你博学广知,说话逻辑清晰,口才很好。会说话的人,我见多了,但是博学广知的,我没有见过几个。今晚,我的考题就是,你让我认同你博学广知就行了。你不是想做食品安全项目吗?那你今晚就给我讲食品安全。

我擦,真是个不错的题目。我随便就能讲一堆,糊弄这种中老年文盲,绰绰有余。

他又说,小伙子,你不要担心我听不懂。我还没有自我介绍,我叫rabbit,你现在拿出手机,从百度上搜索我的名字。

我不好意思起来,难道这是个什么名人?但我仍然慢吞吞,拿出手机,搜索了rabbit的名字。看了看,噢

哟。。。不一般,老派理工男,横跨经管融,是豪但不土,也非黑社会。

我佯装激动,叹了一口气说,我豁出去了,哥老倌,好好答题,不能让QUEEN羞辱我,说不定还有来自于你的腥腥的气味。

Rabbit噗嗤一声笑出来,笑了半天,说,小伙子,就冲你这一份幽默的态度,也要让她洗干净。你答题吧,这是互动答题,边答我还要边问你。

我猛喝了几口茶,吸了一口烟,答,中国的食品安全,主要有以下几类,第一类,餐馆劣质食材问题,如地沟油。第二类,袋装食品里的有害添加剂问题。第三,婴儿的奶粉质量问题。第四,转基因问题。

Rabbit说,好,我所知道的也是这几类问题。你对每一个问题提出分析,并说说你的解决思路。

我说,地沟油的问题,成因最为复杂。先撇开监管因素,餐馆老板为什么要用地沟油呢?一个是餐饮产品的成本问题,一个是餐饮产品的售价问题。

先说成本问题,一碗盖浇饭以前卖15元,房租水电成本5元,食材成本5元,自己人工成本5元也就是自己的利润。现在呢,房租成本涨成6.5元,食材成本涨成了6.5元,自己卖15元,只能赚到2元。餐馆老板有老有小,有小康梦想。只能提价销售。

然而,如果提到18元,就没人来吃了,收入更加减少。这说明,消费者的消费意识和消费能力不足。。。这就是售价问题。

所以,餐馆老板,只能用地沟油等劣质食材,降低成本,来赚取利润。孩子上学要钱,老人生病要钱,不去坑人,坑谁?坑自己?

Rabbit抹了抹嘴,说,这个分析虽然流利,但是太简单了,你再说说吧。

我说,我还没有说完啊,你就说我简单?房租成本的上升,究其原因,是地价上升导致的,地价是被地方政府以GDP为纲的口号,炒起来的,房产商在地方政府和银行之间充当中间人和操盘手,拿银行的钱买政府的地,转手将这块地的项目承包给建工企业,赚的满脑肥肠。然而,连锁效应,这间接导致了全城地价的提高,进而,餐馆老板的房租成本涨了1.5元。房租成本的问题,先说到这里。

Rabbit吸了一口烟,说,小伙子,懂的还真的不少嘛,那你继续讲,食材成本的问题。

我说,工业的发展,和农业的发展,存在很大的差异。为什么呢?农民一亩地,在化肥农药水利得到保障的情况下,假设在1990年时,亩产800斤,那么,到了2020年时,还是亩产800斤,万年不会有大变,因为一亩地的阳光利用率永远是那么大。而一个工人,在1990年的月产值800元,农民可以拿800斤麦子,换一辆一个工人一个月生产的自行车800元的自行车,这时候还算和谐。然而,随着科技进步,管理方式和工艺精进,设备升级,信息科技辅助,工业产值会呈指数级增长。。。到了2000年,农民只能拿5亩的产量4000斤,来换一辆一个工人一个月生产的摩托车。。。到了2020年,就更悲惨,100亩产也换不来一个工人一年生产的一辆汽车了。

我说,所以,国家早就用宏观调控手段,来提高农产品售价,让城市工业人,以消费的方式,补贴农民,这就是农产品价格提高的原因。

餐馆老板本来可以提高售价,把盖浇饭提成18元的,可是消费者的消费意识和消费能力不足!导致提价困难重重。
在这个过程中,中央政府并没有错,错在地方政府为了完成GDP任务而在分税制度下,操作地价,错在银行配合地方政府,给那些房产商浪放贷,让他们去操盘,最终把房价操起来。

人们有限的工资,要支付奇高的房价,剩下的钱不多,导致他们的消费能力和消费意识不足,从而,导致了餐馆老板因为无法提高售价而用地沟油,更大的问题是,制造业的产品也被这种消费能力和消费意识影响,从而劣质商品横行。

所以,很多社会乱象的根源,就在于房价地价的提高!

Rabbit深深吸了一口,说,小伙子,从经济角度,你分析的非常透彻,但是,你的解决方案呢?地价房价已经起来了,木已成舟,再也降不下去了。中央政府以宏观调控手段,提高农产品售价补贴农民,是既定国策,也无法改变。那么剩下的呢?

我答,剩下的,就是消费者的消费意识和消费能力的提高了。也就是说,要提高人均收入,才能够提高消费意识和消费能力,从而从消费角度解决劣质食材问题,更重要的是,充足的高质量的消费,也会助力解决我国中低端制造业产品质量的问题。

Rabbit说,小伙子,你快要接近了,快要接近了!你再想一想,你再想一想,就出来了!

莫名其妙,想什么想?什么出来了?此人要射了?

我抠了抠头,说,哥老倌,再想不出来了。

Rabbit一拍大腿,叹,唉呀!给你五分钟,你想一想到底是什么方式提高人均收入!想!想不出来就去给QUEEN跪!

我实在一下想不出来这问题,我说,哥老倌,太吃力了,容我吃点子毒品,好生想一想吧。

Rabbit说,小伙子,不许吃M,以后我见到你吃M,你就再也没机会跟我打交道了。

我说,哥老倌,不是M,就几口海鲜。

Rabbit咂了咂嘴说,嗯,其实海鲜倒没有M坏,你少吃几口,以后别吃了。

我掏出跟胡二建一起买剩下的H,撕了锡纸,做了个板子,烫了几口。。。

我说,哥老倌,莫非就是,产业升级!提高工业制造业的质量,从而让国民的人均产值提高,这样解决大部分社会问题!!!是不是,哥老倌?

Rabbit满意地笑了起来,说,老弟,考试通过了。

我松了口气,说,在你这样的人面前,通过考试可真不容易啊!

Rabbit停住了笑,说,老弟,你今天的经济学分析讲得不错,但是,你才入门而已。你并没有结合金融角度去分析,并且你的格局不够大,你觉得房产商赚的钱都去哪里了?

我说,肯定是拿去再批地,再赚钱去了!

Rabbit说,老弟,中央政府已经收紧了对他们的信贷,他们的现金流量普遍不行了。他们从银行贷的钱,变成了各种建材公司如钢筋水泥等等公司的营收,变成了建工公司及其下面的各种工人和管理人员的收入,他们存在银行的利润现金,只是一个数字而已,银行又贷给上班族来买房子,你懂吗?

醍醐灌顶。

我说,那实际上他们没有钱?这是整个社会的资产和资源,而他们名义上只拥有为数不多的利润现金的支配权?就是说,他们其实没有钱?
Rabbit笑笑说,对头,老弟,他们的钱,是每天两碗饭,三个菜,一床棉被,一个好点的车子。跟城市打工仔的生活水平,差不多而已咯。。。只不过,他们认为自己有钱而已。。

我说,那他们何不去做产业升级?何不把营收投入科技研发和制造业?

Rabbit笑了笑说,没有文化,没有责任感,没有担当,在整个社会的拜金主义的吹捧,和崇拜中,他们普遍迷失了自己。

我说,哥老倌,那如今我国社会面临的最大问题,便是产业升级,对不对?

Rabbit说,对头,最大的问题,就是这个。

我说,那,吾等民间人士,所要解决的,便是产业升级面临的种种问题和困难,对不对?

Rabbit说,对头,我的工作,就是把一部分房地产的过剩资金,吸引过来,投入工业领域,但是困难重重。

我肃然起敬,我说,哥老倌,你真是个高尚的人。

Rabbit说,你也算不得不高尚。。但是呢,食品安全问题,不是你能够解决的,而是整个社会的一个大系统工程。你去碰钉子,也没有意义,没人会知道你的付出的。

我惆怅起来,我说,那我应该做什么呢?

Rabbit叹了口气说,你还年轻,得从基本的来,但是,我衷心希望你能够有个出息。你在这里乱混,可惜了。我经常在长三角地区待,也帮不到你什么。你要么有资本,要么有能力。自己再去混吧,吃些教训,长些记性,学些本事,能拿得住活计的话,哥哥我或可拉你一把。

我吸了吸鼻涕,说,哥老倌,我就会犯罪。。。

Rabbit说,我打听过你了,你就会那一套。捞点做事的钱,不是什么太坏的事,但是执迷在里面,终有一日,死无葬身之地。

我说,那我跟QUEEN怎么道歉,她人在哪里。
Rabbit答,改天到场合上来,那是考验你为人处世的时候了。
作者迟迟未更新,估计又复吸了…
本文来源: csngmap资源分享大本营版权所有 (开玩笑啦……),磨友转载时请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…csngmap分享、发表资源也不容易,大家且转且珍惜,至少留个言也好,谢谢合作!
«Newer      Older»
Comment:
Name:
Back to home 好文推荐 /cat/10038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