另类纪实-《一个毒贩的自白》⑨
2017-04-29 23:38:43 -0400

续上另类纪实-《一个毒贩的自白》⑧

csngmap语:这书据说是一个毒贩的内心独白,一部高知高能青年人才的培训教程。其实完全不必较真,作者做的好的,读者们学习之。做的错的,读者们警戒之,千万别与罂粟花一起盛开或凋谢...

再次提醒:毒品是魔鬼,千万别好奇或追时髦尝试!!一入毒门深似海,再见已是百年身...

1.4.47宋朝王妃

这一天,我又开始重新考虑自己的方向。

在与steel分道扬镳之前,我一心想赚到资本,作为食品安全项目的原创始人和出资人,成立公司,去做这个项目。是否能够盈利,我没有考虑,我也没有足够的知识和经验储备,去考虑互联网产品如何盈利。

在来到C市之后,我选择了一条看似简单,却更难的路。在没有想出盈利模式之前,我想以女色为媒,去结交有钱的吸鬼,然后拉他们出资,成立公司,我作为操作人,去操作这事。至于如何操作,我想得太简单了。

在有了广告盈利模式之后,当我重新思考方向面对投资机构时,我发现,这难度对于我来说,太大了。成功的可能无限接近于零。

我没有团队,我所谓的团队是一群奇形怪状的人。我没有经验,我甚至连一天班都没有上过。我的产品内容我没有想好,没有吸引力。也就是,用户凭什么要在手机上安装我的食品安全app?食品安全问题听起来迫切无比,然而,摊到每个人头上时,又是个小的跟屁一样的事,人们宁肯在手机上多装个游戏也不会装无聊的食品安全app。

我除了想法,点子,理想和信念,一无所有。

最重要的是,当我反思自己的时候,我发现我是个彻头彻尾的骗子。凭什么我要拉别人为我的创业梦想买单?这不是梦想,简直是梦幻。

啊,头痛欲裂!

这天,我正自苦恼时,小梁打来了电话,她说,W哥,你快到我这边来,我有个朋友”产幻”了,你来帮帮她。

所谓产幻,正是M引起的精神分裂。

当我赶到小梁的住处时,已经是晚上了。只见,一个鹅蛋脸的女孩子,躺在沙发上,望着天花板,神情落寞忧郁,不言不语。

我问小梁,什么情况,什么症状?

小梁说,这是我的朋友snow,她经常吃了M后产幻,说胡话,今天她又跑来说自己是宋朝的王妃!

我简直是头皮发麻,我听过最过分的M精神分裂情况,也至多说自己是国家培养的特工,还没听说过认为自己是古代王妃的啊!

我走过去坐在沙发上,问这个女孩子,你认为自己是宋朝的王妃?

她幽幽叹口气说,是的,我回不去了,我丈夫已经被皇上处死了。

我觉得很有趣,我又问,既然你是宋代的王妃,为何跑到现代来了?

她说,这不是现代,这是法师制造的虚拟场景,困住了我,保护我,不受皇上的伤害。

我说,妹儿,我们都是普通人。

她看着我,神情中带着笑意,说,你们并不知道自己只是场景里的游戏角色而已。但是我心里清楚,我就是王妃。跟你们怎么说,你们都不会理解的,我早已放弃了解释。知道我为什么喜欢吃M吗,因为M会让我清醒。不吃M我就会沉睡,沉睡的我,就是snow。

我说,精神分裂这个名词,起的非常好。你自己都晓得,有两个你,一个是宋代的王妃,一个是snow。妹妹,你吃多了。

她幽幽地看着我,说,你知道我为什么让小梁把你喊来吗?你叫W,是个新角色,也是我最喜欢的一个角色。

我有点被愚弄的感觉,原来,这个精神病女孩早就知道我,必然是通过小梁知道的我,并且是她让小梁喊我来的。我看了小梁一眼,小梁神情有点不好意思。

我说,你喜欢我干什么,吃了M,想跟我玩耍么?

她淡淡一笑,说,你想多了,W,我是王妃,怎么会轻易和角色玩耍。我要挑一个有灵性的角色,跟我成亲,你挺好的,但是如果你想和我玩耍,就必须和我成亲。

这真是疯的不要不要的。

于是我说,既然你认为我是个虚拟角色,那你必然认为我不知道你怎么清醒的,对吧?

她说,对,清醒的过程很妙的。

我说,你每次清醒,必然是你所有的记忆碎片,破坏,重构,重新编译,形成一个新的精神体系,也就是一个新的灵魂。

她脸色微微变了。。。

后来,小梁带她去汗蒸,喝白酒沉降,她半个月才好,羞于面见我,躲起来了。

我后来挺想找她的,因为,她是个完全能够出资的人,我搞项目所需的资金,对她来讲,小菜一碟。

QUEEN回来了,当我见到QUEEN的第一眼,我深深咽了几口唾沫。我对高个子异性,是有特殊的喜爱的,为什么呢?这个不能讲的。

她大个子,身材健美,黑皮裤。剑眉星目,有风华绝代之感。女王范!

这可是我的宝贝啊!据传,sm中的m会对主人非常忠诚。可是,这个时候,我已经几乎否决了自己以女色为媒去匡吸鬼钱的方案。我认为,要么我自己有钱,要么我有绝对的项目操盘经验,否则,做这事是必败无疑的。

但是,我又不甘心,又惆怅,心态也偶尔变得很糟糕。

武侯大道,跟QUEEN单独在一起一晚上,我很好奇,这种传说中的s,会不会温柔,会不会屈服,会给我带来什么样的体验呢?

吃掉了好多东西,她面不改色。不表露任何女人的倾向,更不主动做什么。。。哪怕你给个眼神动作也好啊?

猪手,被推拒。半柔半强的拥抱,她时而稍微顺从,又挣脱,坐远一些,翘着二郎腿。反复反复。。。我终于明白,她在玩我。我已经吃疯了,我说,再不听话,打的你跪地上给我cx,你信不信?

可能她接触过的男人都是跪在她面前的,所以她轻蔑地表示了不相信。这种思想太单纯了。我表示不理解,既然你压根没有接受我的想法,何必跟我一同坐在毒桌旁。

所以,天快亮的时候,我跟她的关系破裂了。直到中午。

几天之后,小梁跟我说,QUEEN找人收拾我,让我躲一躲。。我心情挺糟糕的,我说,黑社会咩?

小梁说,W哥,你不能再吃了,你太过分了,QUEEN也是我的朋友。她找我的另一个朋友来收拾你,这个人是个大老板,你惹不起,你还是躲一躲吧。

我嘴里也开始乱甩了,我说,小梁,多大的老板?她能找来谁,无非就是个吸鬼m而已吧。

小梁说,W哥,这个人不吸毒,也不是m,但是他偶尔耍妹妹,QUEEN只有在他这种人面前,才是个女人。

我说,噢,看来此人是我表兄啊,阔以阔以。但是呢,我也不躲。想玩的话,随便玩,除了命,我什么都输得起的。我在武侯大道活动。

小梁说,哥,你何必呢,你已经吃得快要疯了,最近你太不正常了。

我觉得她说的挺对,我说,那好吧,我休息休息,把这个M,给戒了算了。

小白在QQ上一直跟我讲,有个人想见我,她说这个人,美国留学毕业,回国做玉器生意,也是个M吸鬼,有文化。她把这个人的QQ给了我,这个人一直缠着跟我说话,说自己是从美国回来的,想跟我交个朋友之类的。

但是此人说话非常烦,吃了M之后会给我一段一段地发消息。竟然说自己非常善良,在美国的时候,有个黑人朋友吃H,他陪着黑人朋友吃,因为自己很善良。他说他听说我也是H选手,想跟我好好探讨一下。(这不奇怪,很多吃了M后的人什么屁话都能讲得出来)

此人名叫胡二建,也是个福建人。

耐不过此人总是在QQ上烦我催促我,我跟他见了一面。见面地点他定在武侯大道的良木缘咖啡厅里面。这时候应该已经是11月份底了,见面时间是晚上7点。良木缘咖啡厅二楼拐角里的四人座。

当我见到此人时,我震惊了。四十多岁,个子比我还矮个五公分样子,一头卷发,香肠嘴,鱼泡眼,络腮胡子。他的对面,还坐着一个模样清秀的少妇。

少妇坐得端端正正。胡二建看见我后,打招呼,喊我坐在他的身边。他向少妇介绍我,说,这是我的好朋友W,复旦大学经济系硕士,也是一名江湖人士。(好朋友是什么鬼?)

我跟少妇点了点头,插不上话,我就坐在他们旁边听他们聊天。同时,我拿出新买的中兴手机,给小白发消息。我说,你被这么丑的人都弄过?小白没有回我。

胡二建跟少妇谈玉器的事,大概意思就是说,美国现在对我国和田玉,以及陕西出产的玉器,兴起了消费热。他就在做玉器的国际贸易等等。利润如何如何。美国那边的分销商是他的大学同学,直接发过去就有百分之七八十的利润,量多大都能够吃掉,所以希望少妇加盟。美式口语名词一大堆,间或英文名词就从口里一串一串出来。

少妇恭恭敬敬,一直坐的很端,双手放在自己的大腿面上,不断点头称是,间或询问一些移民方面的事。

不一会,胡二建的电话响了,他接起来,说,好好,我就在这里,你上来吧。

然后,胡二建礼貌地打发掉了少妇。少妇蛮礼貌,跟我也说再见,恭恭敬敬。

接着,一个四十来岁模样好看的女人,又上来坐在了我们对面,恭恭敬敬,跟我们打招呼,很礼貌。

胡二建又开始跟这个女人谈玉器,谈移民。嘴里英文单词时而冒出一大串。

谈了好一阵,又接了个电话,告诉对方他在良木缘咖啡厅,让对方上来。然后打发掉了这个四十来岁的女人。

这次来的是一个少女,少女见到胡二建时,那满脸的欣喜,和淡淡的谄媚,让我感到好奇怪,这个胡二建哪来这么大的魅力?难道这是个大老板?真海龟?

这次没有谈玉器,而是谈的美国。原来这个女孩子想去美国留学。这应该是胡二建从什么留学论坛之类的地方勾兑的单纯少女。

胡二建跟少女描述美国那边的生活,倒也是实在,没有把美国形容的多么高大上。间或,英文名词一大堆。

等胡二建把少女打发走,已经是晚上九点钟了。我已经在旁边干坐了两个小时。

我判断,胡二建是故意把我,大小少妇,少女约在一起。这样的话,他可以同时跟我们四个人勾兑。在这三个女人面前,用我衬托他。在我面前,跟这三个女人谈话,也可以表明他的身份,就这样子,读者们懂的。

这是一种惯用的江湖套路,也是一种惯用的骗子套路。所以呢,我对此,不置可否。

我对他态度很淡然,我说,听说你是美国留学回来的啊?
他答,回来都好几年了,现在做点小生意,来到成都,这个地方真是堕落,到处都是M和妹妹,也真是个好玩的地方。

我说,你找我,有什么事么?我很忙的。

他答,听说你是个生意人,对玉器有没有兴趣呢?美国那边兴起了中国玉器消费热,这是个好机会,你如果投资的话,可以大赚一笔的。

我说,我对玉器没什么兴趣啊,我做毒品生意的。(实际上这时候我已经对玉器产生兴趣了,但我拿不准他是不是个骗子)

胡二建说,哎呀,说起毒品,我还忘了,你不是吃H么,给我搞点子啊。

我说好啊,身上没有,要不要跟我去北站荷花池逛一逛?

胡二建当即掏出电话,喊一个人开车来接我们。然后,他放下手机,开始吃桌子上吃剩额半碗面条,那个面条至少泡了两个小时了,因为从我进来后,面条就放在桌子上,中间他偶尔捞起来吃个几筷子。读者们也晓得,面条子泡几个小时,是啥口感。

不一会,一辆白色的车停在楼下,接我们,我说去北站平交道。开车的是个女的,没有说什么话,但是,下车的时候对我笑了一下。

胡二建说,此女是他的妻子,成都人。我通过在车上的气氛观察,此女多半是他雇的私人司机,并不是他的妻子。后来的交往中,也印证了我的判断。

从平交道的楼梯爬上去,要几拐才能到老婆婆的店铺,黑灯瞎火,小路是石头和坑洼,胡二建走的并不容易。

坐在老婆婆的店铺里,我买了两个包子。取了两个针管子,我问,你是烧板子还是打针?胡二建说,打一针吧,还没有打过呢。

我做了个板子,弄了一点H,试了一下纯度,应该是个40%样子。所以给胡二建兑了0.05,捉住他的手,从大拇指根部的1号位,刺了进去。回血,慢推到底。

几秒钟后,胡二建眯着眼,咬着牙,呼吸粗重。脸上的肉皱在一起,使劲”嗯,嗯…”,像拉粑粑一样坑了几声。。。我知道这是第一次烫脑把他给烫得背不住了。

然后他说,比烫吸感觉好,可是离想象还差得远。

我给自己推了0.07,二人情绪放松。

我说,没猜错的话,你不是什么美国留学海龟。你要么是偷渡去美国的闵二代回来的,要么是跟着老乡在美国混了一阵子,回来的。

他笑了起来,说,W兄弟,你可真是聪明。但是我呢,是正儿八经的移民后代,回来十多年了,偶尔也去美国。

我说,你这样子也还不错,那些女人对你恭恭敬敬的。我英语其实也还可以,我要是练练,说自己是英国留学回来的,那岂不是也能让她们恭恭敬敬?

他又笑了,说,现在这些女人,不好糊弄咯。前些年,我在网上说自己是从美国留学回来的,好多女的直接开好房间等我呢。

我说,你的玉器呢,在哪里,拿给我研究研究。

他说,这次来成都玩,没有带啊,都在福州呢。

我抽了口烟,说,你说你妻子是成都本地人,你来成都玩?这都在逻辑上不怎么讲得通啊。素闻福建诈骗犯横行,可是我在福州待了半年,也没见过一个。这次,莫非让我在成都见到了?

他不置可否,笑了笑,说,你带我打针,那你就是我的朋友。都是在外面乱漂的人,你说我是诈骗犯,你未必就是个老实人啊。

我哈哈一笑,说,你这说法也有道理。我最近反思了一下自己,我还真是个诈骗犯。不过呢,咱俩手段相当。你冒充留学海龟,骗女人的钱。我冒充复旦大学研究生,骗吸鬼的钱。不过,你这事,更现实一点,以后还要向你取经啊。
他说,那你说你做毒品生意的事,也是假的咯?

我吸了吸鼻涕,说,这事倒不假。这几天,我在考虑是否要重操旧业的事,美国的M消费量一直是比较大的,但是,美国东部的零售价是成都的五倍以上,我说的没错吧?

胡二建认真了起来,说,没错,就这个样子。但是,你能过海关么?

我说,过个海关是小意思啊。你在美国要是有M分销商,这事就能做,而且很安全,因为风险不会从美国感染过来。我最近缺钱,也迷茫,我现在呢,在拉皮条,这玩意挣不了几个钱。如果我要再次做毒品生意,必然是出口。做国内对我来说太危险了。大家都是诈骗犯,彼此要真诚,你懂我意思吗,胡二建兄。

胡二建说,客户我帮你问问,寻找寻找。你说你拉皮条,那有没有好点的妹妹啊?给我介绍个玩玩。

我说,有啊,东北过来一个新妹妹,想玩的话,现在带你去好了。

回到武侯大道晶金酒店,开房间。给AK打电话,AK啊,把那个东北妹喊来。

过了一会,AK带着东北妹敲门进来了。东北妹是谁呢?呵呵,小房的媳妇啊!读者们还记不记得小房了?

AK走了之后,小房媳妇对我好是亲热,她问,德哥,你这两天去哪里了啊,怎么没见你,人家怪想你的呢!

我说,这几天我有事。这位是胡二建,美国留学回来的海龟高材生,做玉器生意的大老板,好好陪陪他。

说着我就出门要走,胡二建脱口用英文说,where are you going, man? stay here and we fuck this bitch together !two versus one !

我说,you fuck this country girl alone, man…there’s a beautiful model girl waiting for me…

胡二建急了,说,come on, W, two versus two is better !

我说,你慢慢玩啊,我真走了,二建兄。

小房媳妇看起来很兴奋,说,德哥,你还会说英文啊!文化真高!

我说,就会几句,刚才老板夸你漂亮呢,我跟他讲,要他对你温柔一点。。。我走的时候,小房媳妇脸色有点不好,毕竟,胡二建太丑了。

出门后,我打开手机查看消息。小白给我发来消息说,就一次,够了,那个人很变态的!
未完待续
本文来源: csngmap资源分享大本营版权所有 (开玩笑啦……),磨友转载时请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…csngmap分享、发表资源也不容易,大家且转且珍惜,至少留个言也好,谢谢合作!
«Newer      Older»
Comment:
Name:
Back to home 安卓软件 /cat/4111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