另类纪实-《一个毒贩的自白》⑧
2017-04-27 00:09:38 -0500

续上另类纪实-《一个毒贩的自白》⑦

csngmap语:这书据说是一个毒贩的内心独白,一部高知高能青年人才的培训教程。其实完全不必较真,作者做的好的,读者们学习之。做的错的,读者们警戒之,千万别与罂粟花一起盛开或凋谢...

再次提醒:毒品是魔鬼,千万别好奇或追时髦尝试!!一入毒门深似海,再见已是百年身...

1.4.46铜雀台

Pistol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,他是西南建工行业的后起之秀,也是个吸鬼,这是蝴蝶勾兑的。Pistol是个我愿意与之打交道的吸鬼,为什么呢,因为这人神志一直很清醒,说话算数,精神稳定,经济能力那就更不用讲了,他司机的自用车都是五十来万的车子。

我调查过pistol,据说,pistol跟自己的前妻是同学。二人以前在国有建工企业一起工作,赶上了我国十多年前的房地产热潮,二人辞职创业,一路打拼,企业办的风风火火。

有的人有钱了,就什么都想试试,pistol应该是有钱之后,沾染了M。走上了性道,经常在外面耍妹妹,冷落妻子。

据传,在一起亲戚聚餐的场合,他的前妻下定决心撕破脸,于是在亲戚面前兜pistol的老底。Pistol也是个爱装黑社会的人,他的司机都爱装黑社会,所以pistol是有一把手枪的。他怒不可遏,拿出手枪,佯装要打他妻子。。。众人惊呼使不得使不得,上前拉扯,最后把饭桌子打了个洞。

人就是这样,你要是不去拉他,他肯定是不敢打。一拉,他反倒是脾气涨,酿成这样的局面。

他婆娘一看,这是要开枪打老娘?恩断义绝!离婚了,分走了一多半财产,多以现金为主。Pistol赚的钱,投在了一个不瘟不火的房地产项目上,被套住了,钱变成了不动产。他婆娘也是有些关系的,报案了,pistol应该是把枪扔掉了,但是据说仍然差点被判刑。

我跟pistol见面熟络了以后,他表露了他的想法,他是想去做所谓的有机天然绿色蔬菜,也就是智商税”安全食品”。他听闻我在搞什么食品安全项目,所以他想跟我咨询一下这事,问我对这事有没有什么看法。

我跟pistol如实地讲了我的判断,我说,这叫做借着食品安全名义的智商税农业公司。我跟他讲了我对化肥,农药,所谓天然,有机,绿色的看法。Pistol对我的说法是挺尊重的。

我告诉他,我想做真正的食品安全。我想办一个食品安全平台,招募一些高知的有公信力,科学素养很高的人,推广真正的食品安全理念,开发自己的app,投大资金,进行大范围推广。

Pistol说,噢,W老弟,你这个是好事呀,如果大面积普及的话,广告收入大大滴!

啊!我擦,我怎么从未想到过广告收入的模式?当时,我的心里就激动了起来,一不小心,盈利模式原来就在这里呀。。。唉,看来我对商业还真是不太了解呢。

但是,我按捺了自己的情绪。。

我说,是哎,老哥。前途大大滴,最近有几个创投公司呢,在跟我接洽,你要是有兴趣的话呢,也可以加入我们嘛,对不对?别去种什么有机蔬菜了,好好做真正的食品安全,肯定有钱赚的。这年头,世风日下人心不古,坑蒙拐骗是普遍现象。我们想要赚钱呢,就得推陈出新。

Pistol沉吟半晌,问,推陈出新?如何推陈出新?

我答,奉献第一,栽起梧桐树,就有凤凰来。

我看见他脸上的肉抽了抽。。。他嘿嘿一笑,寒暄推诿了一阵,说了些辞不达意无关痒痛的话,结束了会面。

我晓得,要么他觉得我的奉献情怀是假的,是套他入伙的低级说辞。要么,他认为这种奉献情怀是真的,而他不屑这种情怀。

但是,无论如何,他告诉了我广告收入的模式。这一方面让我感到惊喜,因为终于有盈利模式了。另一方面,让我感到惆怅,我惆怅的是,我搞了一年多了,竟然连这么显而易见的盈利模式,都想不出来。

接下来该怎么办?我深深地惆怅。

这天,妻说她的手机烂的实在不能用了,她说她想去买个手机。考虑到我实在没有给她买过什么礼物,我说我去给你买吧。

然后上网开始查手机,当然了,我首选国产。正好,华为的划时代产品:华为P1,正在热卖。很多读者不晓得华为P1对于华为手机业务的意义,这是华为手机业务部进军中高端市场的第一个产品。白色塑料壳,全黑边框,用户界面设计得相当好,硬件也采用了一些高端元器件,这是个很不错的手机。

当我在手机店看见开机的真机时,我觉得这个屏幕上的图案,并不像是电子显示屏上的图案,而像是用颜料画在上面的图案。

我问店员,现在的手机,屏幕怎会如此的好?怎么跟画在上面的画一样,不细看还真的看不出来!

店员说,先生,这是华为的旗舰手机,还有一款叫做D1,但是我们这里没货,D1的屏幕更好。(其实D1是比较失败的产品,外型设计不行)而且,这还不算最好的,苹果手机的屏幕是”视网膜屏幕”,人家的ppi达到了四百多,人眼看不清更精细的屏幕了。

技术的进步,给人们的日常生活确实带来了很多方便和享受。可是,我却感到了隐隐的不安。这种不安是什么,我当时并不清楚。后来,当我关注我国产业升级面临的困难时,我终于明白当时自己的不安是什么:技术和性能过剩的危机。(大家牢记此概念)

买手机好像花了两千来块吧。

妻拿到手机后,很宝贝这个手机的,她买了个皮套子,装了起来。她自己原来的破手机,她是从来没有丢过的。但是,这个新手机,后来她丢了好几次,都被同事找回来了。

我记得,在2003-2005年的时候。年轻人拥有一个手机,都是时髦的事情。尤其很多女孩子,把手机用毛线套子套起来,挂在脖子上,玩时髦,我是在网上看到的。当时我好羡慕啊,妈的,如果我在现实中,看见一个脖子上挂着绳子,吊着一个套着毛线套套的手机的女孩子话,我肯定觉得好他妈的时髦,好时尚,好高端。。。。如果漂亮点,有点文化,我就要喜欢上她。现在回想起来,真是土的往下掉渣渣。

所以呢,我真是烦,我说你干嘛要把它装起来呢?

她傻乎乎地笑,不言语。。。似乎我给她买了个手机,让她感到好开心,因为这是老公爱她的证明。

我却很不以为然,我心想,在我们分开的日子里。我每天对你的思念,不是比一个手机珍贵的多么?唉,文盲,俗物啊!

红瓦寺,学府影城。我们终于有时间看电影了,《铜雀台》。

《铜雀台》号称制作庞大,是关于三国时期曹操与汉献帝之间的一部非虚构文艺作品。周润发出演曹操,苏有朋出演汉献帝,刘亦菲出演貂蝉。

这部电影,并没有给我带来多大的艺术享受。但是,却是有亮点的。

第一个亮点,便是曹操对汉献帝的一句话:若不是孤护着你,不知还要有多少人称帝,多少人称王。

我们在前面铺陈过正确历史观:理解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,必须理解当时的历史环境,政治环境,经济水平,知识水平,以及他们面临的政治掣肘。

所以呢,当电影里曹操对汉献帝说完这句话时,我忽然觉得,就凭这一点,这个编剧也不是个傻子。我以前,总觉得我国历史影视作品的编剧,基本上都是傻子,这次倒看见亮点了。根据电影里曹操这句话,我当时坐在电影院,陷入了思考。当我思考完毕,我对武侯诸葛亮的看法,都有些改变了,似乎诸葛亮的形象,在我心目中,也不那么高大了。

秦始皇帝统一了中国,设计了古典的中央集权郡县制。然而,古典中央集权郡县制,是有缺陷的:昏君乱国,权臣藩镇割据,民意不达庙堂。在管理这么大的国家的过程中,困难多多,历史上数次朝代更迭,生灵涂炭。无不是出自以上几个原因。

在东汉末年,由于天灾,民意不达庙堂,黄巾军作乱。甘肃军阀董卓平乱,进入长安,绑架了皇帝。然后,反董的烽烟四起。曹操最初,当然是忠诚的,可是,当董卓死了,他站在把持朝政的位置上的时候。最初反董的势力们,已经是尾大不掉了,这些野心家,说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。而曹操,领导着一批有理想的人,护着皇帝和汉室,与这些野心家战斗。

这些野心家都有谁呢?中原的袁绍,东吴的孙策父子,华中地区的刘表,西南地区的刘璋。还有乱窜在全国各地的大野心家刘备,以及那集美貌智慧忠诚于一身的一世之杰:武侯诸葛亮。

曹操终生也没有撺掇汉室称帝,他守住了臣节。而他的儿子后来称帝,也是在野心家们各自称帝,而汉室衰微几近灭亡之后的事了。历史学家们,因为曹操的儿子称帝的事,污蔑了曹操。

电影里,突出的便是汉献帝与曹操之间的政治矛盾,汉献帝悲愤地说:你还政于我!

站在曹操的角度上,能还么?这是个从小就被人绑架了的,没有政治根基,没有执政经验的儿皇帝。还政于你,你非但不能振兴汉室,反倒听信谣言宰杀我,怎么办?

以前,我认为苏有朋是个台湾花瓶,靠着一点帅脸圈女粉的,油头粉面的三流艺人。然而,苏有朋的表演,让我由衷赞叹。

他在电影里多次唱一首歌,唱腔非常有艺术感染力,我学习了歌词,多次模仿他唱: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,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。溯游从之,道阻且长,溯游从之,宛在水中央。

看完电影,我内心感到很压抑。这让我想起了我和steel之间的误解和冲突。

当时,steel的判决结果还没有下来。我怕他是死刑。所以,我拉着妻,打车来到了昭觉寺。我是个不信宗教的人,可是这一次,我上香。心里默念,师兄,一定要活下来。

妻不断给我拍照干扰我,我骂了她半天。

胡建给我打电话,说,W哥啊,我为什么总是口腔溃疡,好不了啊。

我说,老弟,她们的阴道炎症传染给你了,真菌细菌感染。

胡建说,啊?这都能传染?咦。。对啊!哎我擦,就是每次。。哎,对啊!

我说,我给你推荐个好药水,用之漱口,肯定能好。氟康唑注射液,我这里还有一瓶,改天带给你。

这可不是笑话,胡建漱了漱口,就好了。

胡建身体力行的挽留,最终,也没有阻挡住馒头和柳叶的逃跑。。。馒头和柳叶,跟着客人跑了。

客人太珍惜这种会说一些经济和商业名词的花瓶了。。。可惜,她们只会背诵,却不会分析。我教了她们名词术语,却没有教她们政经史架构,更没有教她们分析思维的方法。

老发早就给我建议过,果照和玩耍视频拍下来,作为保障,她们就不乱跟人跑了,我们既然包装了她们,就应该拥有毁掉这种包装的能力。

我陷入了深深的迷茫,我不知道自己的方向在哪里了。既然我所预想的食品安全平台,有了广告盈利的可能,我不得不再次调整方向了。唉,我烦的一比。

我开始分析自己的心理了。最初,我是被自己的拯救情怀驱动,去做这件事。可是,当我承受了这么多付出了这么多之后,仍然没有起色。那么,我的心理也开始失衡了。最开始遇到困难的时候,心里的想法是,如果我放弃这事业,食品安全的问题没人理,因为卫生部都敢包庇三鹿。接下来一阵子,心里的想法是,如果我放弃这事业,我将要失去”时代良心”的身份,变成一个码农。这时候我的想法又是,如果我放弃这事业,我的付出,付诸东流了,我不仅会变成码农,我还会变成一个赌输的傻逼。

我擅长在江湖上乱漂游荡,可我此时真的不擅长甚至不适合在商业社会里混啊。。。。我欠缺很多,如果我真的要做这事,我应该静下心来思考学习的。

老婆婆的店铺,麻将桌边的凳子上,4号针位,刺入,回血,慢推。噢,为啥我会迷恋烫脑呢?因为我烦的一比?不不不,我这时候还不晓得,H已经在我身体里创造出了一种新的生理需求。

桌对面的小伙子,鄙夷地望了我一眼,他的眼中,充满了不屑。

这真是个好玩的机会。

于是,我哀叹一声说,50块钱的包子,一分货。每次我最多只能打0.07克,不敢多打,多打要打死。然后呢,每次就把剩下的0.03丢掉。可是呢,丢嘛,我每次都心疼,不丢嘛,打起也没意思。多买嘛,害怕自己回去连着打起。唉。。。

小伙子眼睛一睁,说,那你别丢嘛,你给我撒!

我朝地上唾了一口浓痰,挠着自己的脖子胸膛(搞H初期会让人皮肤瘙痒),我说,我为什么要给你呢?

小伙子说,反正你要丢的嘛,给我就算你丢了。

我说,给你可以啊,你跟我讲讲你的吸毒史,最初为什么要搞海鲜(H)呢?

小伙子很坦诚,他说,唉,当时的感觉是,不搞就不男人,不搞就不江湖的嘛。。

我心里真是一阵笑,多少人为了”酷”,吸了毒了,又碰到一个这样的。

我说,你们这些人好可笑。你走板,我打针。都是搞海鲜,为什么你要鄙视我呢?

小伙子说,打针的都是没钱的,没钱才打针要省药嘛。再说,走板好戒,你打针戒起好难嘛。。。

我说,你不要胡说八道了。都是吃狗屎,细嚼慢咽的凭什么看不起大口吞的?我打针啊,主要是烫脑的感觉啊,小伙子,偶尔打一针没事的。你自己是不敢打噢,来我给你打。

小伙子露怯了,说,我才不要打针噢,哥老倌,除非实在没药的时候,我才接受打针,我现在一天能搞来钱,我就不打针的。

我说,搞钱?我有钱,你去帮我办事,我就给你钱。

说着我掏出了钱包,拿出一叠五六千元,吐了吐唾沫,数了起来。

小伙子问,哥老倌,你想让我帮你办什么事?

我说,比如,我让你去打一个人,给你钱,你干不干?

小伙子一脸真诚地问,真的?打谁嘛?给多少?

我说,当然是假的咯,法治社会,打人违法的哎。

小伙子说,哥老倌,你把我电话记一下嘛,以后有需要帮忙的情况,你找我嘛。

我问,杀人你干不干,五万。或者,给你半斤M。

小伙子怔住了。

我笑了,我说,小伙子,几句就把你逗漂了。你看哥我像不法分子么?哥我是文化人哎。

小伙子也笑了,他望着我,神情中带着尊敬。

倒也不是个笨人。

我把剩下的一点H丢给他,站起来走出门去。

天已经黑了,我在路上摆来摆去,摔了一跤。

却,不想爬起来。好累哟,真想就这样睡过去
未完待续
本文来源: csngmap资源分享大本营版权所有 (开玩笑啦……),磨友转载时请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…csngmap分享、发表资源也不容易,大家且转且珍惜,至少留个言也好,谢谢合作!
«Newer      Older»
Comment:
Name:
Back to home 好文推荐 /cat/10038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