另类纪实-《一个毒贩的自白》⑦
2017-04-21 06:53:39 -0700

续上另类纪实-《一个毒贩的自白》⑥

csngmap语:这书据说是一个毒贩的内心独白,一部高知高能青年人才的培训教程。其实完全不必较真,作者做的好的,读者们学习之。做的错的,读者们警戒之,千万别与罂粟花一起盛开或凋谢...

再次提醒:毒品是魔鬼,千万别好奇或追时髦尝试!!一入毒门深似海,再见已是百年身...

1.4.44我又得性病了

我为了不让小白对戒毒反感,开始跟她套近乎。。。。先让她肯定我,认同我是个朋友,是对她好的人。。   

长谈半夜,小白点头称是。。。在我要走的时候,她问我去哪里。我说回去睡觉啊!她一脸不解地问,你不ri我吗?   

啊。。。如此直白的勾引和撩。。我喉咙干咽了几口唾沫。。说,不了,我跟大白讲了,不碰你了。快睡觉去吧。   

妻最终是旅游去了,她背着大包小包,蹦蹦跳跳去了云南。而我,作为爱人,却不能陪她去。我告诉她,我在搞”项目”。   

我是千万不能告诉她,我参与了皮条生意。为什么呢,因为以前我告诉过她关于我的故事,关于我年少时的滥德行,她清清楚楚。比读者们还更清楚的多,为了让读者们加深一下了解,我采用以下段落再描述一下。   

我告诉过我妻,我高中时,有一阵子,由于过度玩耍,我的身体很虚。走路的时候,总是弓着腰。天气好冷,我从情况a的被窝里爬起来,找不到我的内裤了,也不晓得是被他们哪个穿走了。于是我穿了个单裤子,出去买早饭。寒风瑟瑟,包子铺外面,站着一个女生,她也在买早点。。。我一看,这不是情况c吗?于是我挺直腰杆,开心地,笑了起来。。。   

所以呢,我是不敢告诉我妻我在做什么。。。我只告诉她我在搞项目,学习工商管理,写商业计划书,寻找社会上朋友的投资。做”互联网平台”,给她”赚房子”。我时常跟我妻讲一些家国情怀的事,讲一些社会责任,讲一些关于奉献的光荣。她左耳朵进,右耳朵出。我考验过她的,我经常问她,昨天我跟你讲了什么?如果没有聊天记录,她就不大想得起来。。她只晓得上班,吃饭,”出去玩儿”。她是个直到十六岁时,还活在漫画卡通想象中的人,认为自己有什么”小宇宙”。   

小白也十六岁了,可比她那时候成熟多了。

我来到小白房间,告诉她,我要去东门办点事情。可能几天后才能回来,你万不得去吸毒,万不得去卖淫,好好在这里待着养身体。我给她钱,她没要。原来大白又来过了,给了她几千块钱,让她好生听我讲戒毒知识。   

辞别了小白。我打车,直奔棕北国际方向,来到了老发家里。开会。八个人在场,老发的婆娘给我们做饭。吃饭的时候,老发的婆娘一个劲把身子往胡建身上靠,说,小胡在,你多吃点,你再吃点。。。老发面无表情,当作看不见。谁让他只喜欢跟男人玩耍了?   

我们总结了工作。首先,外围女们,网络包装成功。其次,技术性培训取得了成功,至于水平怎么样,我从头到尾没有体验过,真的没有,我没有我没有我没有,我真的没有。再次,小梁开发了目标吸鬼小明和小银一干人等。   
小梁,老发和胡建。早就提醒过我关于他们最大的担心:那就是这些妹妹忘恩负义,辜负我们的栽培,跟着有钱的吸鬼跑掉。毕竟,M吸鬼们的道德观和品格,平均来讲,那是诈骗犯水准。然而,精神病吸鬼们坑害辜负了别人,也会觉得心安理得,因为,吸了M,人会忘记自己本来的面目的。   

似乎是万事俱备了,外围女总计三名:馒头,柳叶,蝴蝶。她们对我什么态度呢?傲傲的,娇娇的。。。   

馒头和柳叶,是C市某艺术院校的大学生,可能在刚上大学时候,就被人开发出去卖淫,卖得一发不可收拾这样子。蝴蝶是北京人,来自北京某名校下面的三本学院,学过市场营销。所以,我对蝴蝶还蛮看重。。。
  
经过一番对项目的简介,馒头,蝴蝶和柳叶,发现我是主心骨。。。并且,这种皮条拉得让她们目瞪口呆。。   
我告诉她们,我们做的,将是赚大钱的事业,做食品安全。虽然我们是社会的角落里的一些灰色身份的人,但是,这个项目,将会把我们洗白。。。我要的是团队精神,和忠诚。如果你们能够不忘初心,那么以后你们将是公司的小股东,或许还可以在公司里就职,成为白领精英。如果你们跟着有钱吸鬼跑了,那么,将来你们把自己卖成松松垮垮那样子,还是个卖的。(对领导傲娇,不尊敬。领导就不会太委婉的。)   

我说,经过我这一段时间来的思考。我发现,给你们培训工商管理知识,不现实。因为要求太高了。比如,你见个房地产老板,你要谈国家关于房地产的宏观调控政策,银行对房地产的贷款政策,一个楼盘开发过程中,政府,地产商,银行和建工公司之间的关系。。。我国房价缘何疯涨。。又得从我国的中央与地方分税制谈起。。。你们如果能够掌握这些知识,也大概不会蠢到卖了。。。   

我说,比如,你见一个做制造业的老板。。你得明白产品设计,原料采购,订单处理,仓储物流,批发经营,终端零售这个简单的产业链模型。。。你得有一些财务概念,税务概念,各种成本概念,供应链管理概念,人力资源管理概念。你得明白现阶段下,我国中低端制造业面临的普遍问题若干若干若干。。。。   

我说,比如,你见一个做小贷的土豪。。。你得明白民间金融的概念,产品的种类,业务的流程和周期,风控的种种要素。。。你得明白国家关于民间金融的政策等等。。。    

而这些东西,是根本无法靠背诵展现出来的!那些人,精得跟什么一样,你刻意这样去背诵展现一些知识素养。。人家期初会觉得你卖得高端,卖知识呢。。可是,如果你一提项目,可能人家就会觉得有圈套。。   

我说,所以呢,我给你们一些工商管理的基本课程,闲了翻一翻。给你们看一看某财经节目,学习学习一些名词讲法。你们只需要晓得一些基本概念,装得商务一点。不要满嘴去跟人家谈什么清宫戏,星光大道,娱乐圈黑幕,名包名车之类的这些东西就行了。。。   

我说,比如,你们只需要不经意地说,哥啊,最近我看财经节目,那个老师讲得好好喔。。。他说了产能过剩的严重性。。。哥喔,比如市场需求就是一个月十吨牛奶并且每年下降一吨,但是好多人盯住这个需求,养了五百头牛,月产十五吨牛奶还会每年增长一吨。。这样子下去,咋个办哟,就是经济危机哟。。。。我看了节目之后就在想,市场经济这种经济制度是不是有问题哟。。。但是我回顾计划经济时代,又好惨哟。。。有时候我吃了毒品,会沉浸在这种分析中,忘记去上班。。但是我又想不出个所以然。。   

我说,然后呢,piao客会对你目瞪口呆,被你吸引。。。记住,不能再吹了,装高知就行啦。。实际上,piao客们也不会晓得这是为什么的。晓得这些原理的毒piao客,全国也没多少,至少你们遇不到。。。   

馒头,柳叶,蝴蝶们。。对我刮目相看。不晓得是不是酒喝得我眼睛已经花了,我觉得小梁喜欢我。。   

从老发家里出来之后,我觉得自己真是个大骗子,因为我还是没有想出项目的盈利模式。我觉得我在领导着一个奇形怪状的团队,去实现一项社会工程。。。然而,我欺骗了所有人,我欺骗了我爱人,我欺骗了团队,而且,将要去欺骗投资人们。。。
 
小明是C省某高官的儿子,开着一辆保时捷卡宴GTS。小银是某国有银行高管的儿子,没车开,但是到处乱玩。同小明是好朋友。这俩人,是小梁的老客户了。二人都对小梁垂涎三尺,尤其小银,直接追求小梁要做女朋友。但是小梁却看不上二人。?   

用小梁的原话讲,就是,脑子里装的是屎!?   

我擦,脑子里装屎的人,于我们有何用处呢?可是啊,这样的背景的人,我们可不能就轻易放过啊。?   

晶金酒店大套房,小明,小银,外围三姐妹。碎钻,龙古。。寒暄过后,W经理说,朋友们,畅欢!明天我来接你们一起吃饭。小明说,W哥唉,缺一个人唉,我看你留下来一起耍撒!W经理说,算了啦,这边有个朋友做一个食品安全项目,委托我写商业计划书,我有点忙。。。?   

小明小银,面面相觑。。。烧吃间,按照计划,三姐妹们谈起我,就说W哥是复旦大学经济学硕士出身,正规商务人士,高端商务皮条客,某创投公司高管。妹妹们,先没有理会畅欢的事。。。。谈起了财经节目之类的。?   

后来,效果是收到了一些的。但是,五千块,就这样不见了。妹妹们每人只得到一千元,剩下的计入公司成立后她们的”股份”里了。并且后来又五千,五千,五千,五千,总计两万五。     

第二天,我请小明,小银一起吃火锅的时候。我发现,小银是个”白火石”,这是C人的方言,意思就是个白痴。当我和小明谈及一些事情的时候,他装作很认真地听,很喜欢插嘴,但是话从嘴里一出来,就让人想吐。?   

但是小明呢,虽然品行败劣,思想却是比较明事理的。饭间,我恭维他们,我说你们官二代富二代,日子可舒服哟,哪像我们穷人,还要辛辛苦苦,呵呵。。。?   

小银当即说,纯属胡说,我爸一个月工资一万多,我妈在家做家务。。我家哪来钱?银行的钱是国家的,我爸想拿就拿??   

小明说,你瓜娃子,你爸给人批贷款的时候不收钱??   
小银恼了说,批贷款,走的是银行的业务流程,从哪里收?我问你,从哪里收??   

我也是终于明白,为啥小梁说小银的脑子里装的是屎了。。。?   

小明说,W哥,我晓得你是哥老倌,那你肯定是个明事理的人。我跟你讲嘛,我爸是当官的,我们家是不得不背个富名!你晓得我的保时捷是哪里来的?我叔叔硬塞给我的!    
小明说,以前,我爸在C南某市当官。。。我叔叔有点头脑,他出去做生意。因为他是我爸的弟弟,他在外面做生意,别人就给他面子,给他面子的原因是想巴结我爸,所以他生意越做越大,越做越好。期间,我爸多次骂他,让他不要坏了我爸的名声。。。结果他说,老子合法经营,关你屁事!W哥,好多官员所谓的亲属腐败,都是这个样子的。。。。都是亲属,亲戚在外面做生意,狐假虎威,搞坏了官员的名声,最后,一少部分官员就这样屈服了。。。但是大多数官员是很气愤的,为啥子呢?这些亲属亲戚把钱赚到自己包包里头,搞坏官员名声,有时候连跟毛都不会拔给官员的。因为人家都觉得自己是合法经营。   

小明说,我爸没有屈服,豆(就)跟我叔叔闹翻了。但是我呢,就不太争气,书也没有念好,还学坏了,吸毒撒子的。我爸把我赶出来,我没有办法,就跟我叔叔混,我叔叔为了向我爸示好,就给我买了卡宴GTS的。   

小明说,W哥,你那个食品安全,还有创投公司,是咋回事嘛。兄弟我跟你来合作,怎么样呢?   

我把食品安全项目大概介绍了一遍,让他们回去考虑考虑,有兴趣再联系我。   

期间,小银一直插话。。。比如我说到食品添加剂的问题,他就开始胡说,说湖南哪里食品添加剂毒死了几百人。比如我说到地沟油问题,他就说金龙鱼的桶装油里面都含有地沟油。。。他说康师傅方便面的调料包是从馆子里收的剩菜油做的,所以才那么香。。。比如我说转基因(当时我反转基因),他就说,孟山都公司控制了我国粮食部(我国有粮食部吗,我也不晓得)。    

小明认认真真在听,小银这种人呢。。。我只想照那个逼脸上吐一口浓痰。  
后来呢,小明小银以合作之名,骗着玩了三姐妹好几次,而且还带他们的朋友来一起玩。直到年底,小明才给我坦白,他说,W哥,我除了叔叔给的这辆车,一无所有!叔叔根本不拿我当回事看,他说我脑子是白的,干不了事。。。你带我去你创投公司嘛,我给你当业务员,重新做人。。。我没有继续跟他交往,后来他把保时捷输掉了,也不晓得现在在干啥。   

小银不久之后,就问我借钱,借两万去还信用卡。。。被我从我的人际名单中,除名。   

小明算是诚实的,在后来的反腐风暴中,C省多名高官落马,小明的父亲。。。还升官了。   

好了,回到我跟小明小银吃饭后的时间点。我来到小宾馆,找到了小白。   

好奇怪,她竟然穿着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一身绿色的很艺术的裙子,造型奇特,好像只有能在什么时装周的模特秀上才能看到的,一个腿露出来三分之二,一个腿露出来三分之一。   

我问,你这几天乖着没有,有没有乱跑?   

她说,没有呀,我就乖乖待在这里的呀。。。。   

这个裙子呢,配上小白高挑健美的身材,我干咽了几口唾沫。   

钱跟流水一样往出花,也就别再单独开房了吧。天黑了,就在这里和小白凑在一起睡算了。都困了,睡吧。。。躺下以后,我跟小白讲,你还完全有机会的,妹妹。。你晓得我十六岁的时候在干啥?   

我开始跟小白讲我的少年时期,讲我怎样挣脱泥潭,最终考上大学,学到了知识,走上了知识创业的道路。。   
我给她描绘她的未来,鼓舞她,激励她。   

小白的目光变得温柔动人。。。我是柳下惠。。我是W。。。我是柳下惠。。。我是W。。。唉,我是W。。。   
就在第二天早上,我觉得,我下面开始痒。。。我一看,有些红肿。。算了啦,可能使用过度,洗洗就好了。。   
晚上的时候,开始刺痒。。从未有过这种感觉,就好像无数根硬毛,在刺我一样,又痛又痒。。妈的,得性病了!   
我开始问小白,你老实交代,你这两天干什么去了?为什么前几天,我和你在一起没事,今天我成这样了?   小白也背不住了,说,哥,我也痒的很,传染上啥病了。。。我这两天”上班”去了,AK经理喊我去上的。   我狠狠骂了小白,摔门而去。直接给大白打电话,我说,你自己来看,我出去办点事,她又去吸毒卖淫了!大白在电话那头气得声音都颤了起来。。。   

这时候,我不得不坦白自己的小秘密了。本来,在我少年时候,我还是觉得,避孕套是必备之物。可是,某日,fucker说,你穿着袜子洗脚有什么意思?我没有理他,可是其后,我发现,就是穿着袜子洗脚的感觉。。。于是,我得了奇怪的心理病”憎物癖”。我不好跟人解释,有时候,我只好说自己对橡胶过敏。。。   
1.4.45老婆婆的海洛因店铺

淋病讲过了,尖锐湿疣也得过,这次小小心心地。。。又得了奇怪的病。。。   

晶金酒店往西一两公里处,正好有一家男科医院,那时候我还不晓得这叫做莆田系医院。   

进门,大厅里两个妹妹围上来,先生,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您?   

我气愤不已,说话也就没了底线,我说,得性病啦,鸡巴痒得很唉,你们大夫呢?   

没有挂号,没有手续,我就直接来到了大夫的办公室。   

办公室桌子后面坐着大夫,桌子这边还坐着一个人,不晓得是大夫的同事,朋友,还是病人。   

我直接说,痒死了,刺痒,30多个小时前发生的事,你看这是怎么了?   

脱了裤子坐在板凳上,大夫端详了一下。。。说这是某某病,需要挂水治疗。   

我问,治疗费多少?大夫答,不贵,几千就能治好。附带男性生殖系统全面检查。   

我怒骂,你拿我当傻逼?这就是普通的真菌感染或者细菌感染!常见的病,以前老子都得过,拿药水洗洗就好了,你还挂水?你蒙骗患者?信不信老子投诉你们!你干脆说我jiba坏了不能用了,割掉赚手术费,岂不更好?老子学生物学出身的,你敢蒙骗老子?   

说也奇怪,桌子这边坐的那个陌生人,一声不吭,走掉了。   
大夫说,小伙子,你说话好冲噢,你莫急你莫急!   

然后大夫出去了一会,进来拿着一瓶药水,给我用棉签擦洗患处,认真擦洗。。。苦口婆心地说,年轻人,要注意保护措施啊,你这个小病没得所谓。。你把艾滋得上,咋个办呢?   

到底是老狐狸,把我也弄得不好意思了,我表示了感谢。。。   

最后呢,两瓶药水,治疗费挂号费没有收取。。。没记错的话,总计100元出头。什么药水呢?如果没记错的话,氟康唑注射液!   

这是我与莆田系男科医院的第二次交锋。。。   

第一次交锋是我上大学的时候,那事,以后我们有机会再讲。   

以后待我铺陈了一二三部书之后,我会分析百度与莆田系医院,并提出关于我对我国民间医疗乱象的解决方案。敬请期待。
 
大白带小白去大医院做了检查,四五种性病。除了这种急性的真菌感染,还有阴道深处的少量尖锐湿疣,重度宫颈糜烂,尿路系统感染这些。   

大白是个傻人,他爱上了小白。四十多岁爱上十六岁。我曾经听人讲过,最大的爱,就是同情。同情到一定程度,就是爱。   

尖锐湿疣我是得过的,治好了。我用的是一种外用药,两百多块,很快就治好了。但是,我知道,长在尿道里面,或者阴道深处的尖锐湿疣,很麻烦很不好治的。   

我跟大白合计了一下,由大白带小白去绵阳,租房子,戒毒养身体治病。为了不让小白寂寞没事干,我把自己的华硕电脑送给了小白。   

我骂了AK,AK跟我解释了很久。由于他并不知情,所以我骂了也没用。。但是我把自己的电脑送给小白这事,AK告诉了圈子里的好些人。他的本意是想说,W哥有情有义,他交到了W这样有情有义的朋友。然而,AK并不晓得我是小白的老乡,因为同情老乡才这样对小白好,所以出了性病事件后,才大动干戈训骂他。他的理解是这样的:W哥喜欢上了小白。。。   
这对我的名声,是一种损害。但是,我宁愿背这种损害。有时候,我们自己选择为别人付出,就要承担代价。
 
尖锐湿疣是会传染的,我们跟医生咨询了传染率。。。我的传染机率,很小。大白就不一样了,他也是提心吊胆。后来,也没有传染给他。   

这天,我的H用完了。一周一针的任务,还是要完成啊。不然的话,怎么舒缓我的抑郁呢?我已经在断断续续戒断MR了,虽然是戒戒吃吃,但是频率和量逐渐减少。。   

我打车,又来到了北站荷花池。。咦,大姐们怎么不见了?小马路的树下面不见,天桥楼梯下也不见,路上也看不见背孩子的彝族大姐。。。这可如何是好?寻到小市场里的破旧居民楼里,也是遍找不见!看来是车站派出所进行了整治,打击了她们。天桥上摆着各种地摊照片卖步枪和手枪的藏族大姐们,也不见了。(读者们肯定不相信,2012年的时候,荷花池天桥上藏族大姐摆广告卖步枪的事,那就当玩笑看好了。)   

这可如何是好?暮老师的”花针”如何玩的下去?吸鬼们排成一排,站在荷花池小市场的过道里,各个愁眉苦脸,面色难看。。。七嘴八舌商议着,去哪里哪里取货。。抱怨声,咒骂声不绝于耳。   

我忽然觉得,这会不会是派出所的圈套,把吸鬼们晾在这里,集中抓捕?   

一个吸鬼拿不到货,就会站在这里等其他吸鬼,然后上去寒暄一下,找个路子之类的。所以,吸鬼们越聚越多,大概已经有十五六个了。   

我急忙跟大家说,大哥大姐些,快跑,派出所的便衣肯定在暗中数数,说不定凑够二十个就两头堵住我们,带回去尿检,进强戒所!   

只有两三个吸鬼有些慌张,准备跑。
 
其中几个吸鬼笑了笑,说,你是外地人吧,听起来像广东人?唉,你是不晓得,车站派出所经常干这种事。。你不信你等到,过一会可能便衣要过来发烟,赶我们回去。   

尼玛,这什么鬼?我跟着等了半天,也觉得失望了。算球了,回去睡觉好了。打毛的针。   

出了荷花池小市场,正准备打车,却看见一个小个子吸鬼在路边,提着一个纸袋子,瑟瑟发抖。点瘾了都会感到很寒冷的。   

H重度吸鬼是很好辨认的,尤其注射的人。大量肮脏辅料打进血管,普遍面色暗沉蜡黄或者铁青,神情萎靡,个人卫生差,脸上油腻腻。所以,很好辨认。我们把此吸鬼称作小猥吧。   

我走过去说,哥子,回去吧,警察把这里封锁了,没得药了,大姐们都回去抱孩子睡觉了。   

小猥说,兄弟唉,我晓得哪里有药啊,可是没得钱!   

咦?有药?那岂不是能打针了?我擦,好运气啊!于是我问,远不远,你带我去我给你出钱买药。如果远就算了。不远你就带我去。   

小猥说,远啥子噢,五分钟路,我带你走!   

跟着小猥,我往东走了几百米,左拐走了二百米,来到了火车天桥下。此地名曰平交道。然后从天桥下的楼梯上爬上去,几拐,来到了一排平房面前。这排平房,有小商店,有稀烂的饭馆子,有住户。   
 
小猥带着我,从一个茶馆一样的门里进去。。。。我惊呆了。。。   

屋子里一个柜台,后面坐着几个吸鬼在烧板子。房间里一个麻将桌,围着一群吸鬼在打针。饭桌子旁边,坐着一个吸鬼在抽烟。破沙发上,坐着两个吸鬼,针打的昏昏迷迷。。。。   

妈的,我眨了眨眼,问自己,你确定这是朗朗乾坤下,我国著名大都市的城市里,存在的场景?   

公开贩卖海落因,提供吸食场地的海洛因店铺!   

大家牢牢记住此地,此地在本书里是比较重要的一个地名,叫做”老婆婆的店铺”。   

老婆婆的店铺,地处隐秘,却是公开的海洛因馆子,天亮就会开门,半夜就会关门。店铺里,出售零包海落因,M,R。这是C市唯一把海落因装在小自封袋里卖的地方,其他地方都是烟盒锡纸或者破塑料包的。这里却统一把海落因装在自封袋里,跟M,R的装法是一样的。并且,老婆婆的店铺里,出售海落因的基本单位是50元一分。你就算买一克,也是十个包子。不像荷花池的大姐们,15元的包子都有。。。   

老婆婆的店铺,往里面是一个院子,院子里面有游戏厅也有卧室,破旧赌博机些。   

老婆婆才是大老板,她儿女众多,都在附近上班或者做生意。平常要么是她在卖,要么是她的弟弟还是老公呢?两三个老头。    

老头压根不在乎我是不是个陌生人或者便衣,我感到非常惊奇。   

我问老头买了两个包子,丢给小猥一个。我跟小猥讲,我擦!忘了买针管子了!   

小猥说,哪需要买哟,这里就有啊。我一看柜台上,摆着一个纸箱子,比牛奶箱子稍大一些,里面密密麻麻放着一两百个针管子。。。噢,尼玛,服务真到家!   

拔推子,装药,抽水,抽气,混摇。。。我跟小猥说,你小心喔,你把一个包子都快装完了,打死怎么办?   

他没有理我,坐在板凳上,给胳膊血槽打了一针。   

我也没有理他,给自己的2号位推了一针。噢哟,烫脑啊,恰似把脚伸进烫脚的水里一样。我一定要珍惜这二十秒啊,这二十秒,我是记不起自己艰难的处境,也想不起自己如流水一样往出淌的花销的。。。。   

二十秒过了,烦恼还是存在,也只剩下喝了白酒的感觉了。。。没球多大意思了。   

DUANG !小猥载到在地!打”黑”啦,打”死”啦。。。。   
可怜的小猥,如不及时救治,可能将要死在老婆婆的店铺了。   

还没等我反应过来,看店的老头和一众吸鬼们扑了过来。掐人中的掐人中,抽嘴巴子的抽嘴巴子,兽用大针管子,农夫山泉瓶子提前兑好的盐水,一针一针往小猥的胳膊肌肉里打。。   

看来他们对这种抢救,老头不慌不忙,吸鬼们各个是面色担忧,助人为乐。。。都是可怜人,如果道友突然在自己面前死亡,谁心里都会留下阴影的。    

注射盐水到底有没有用呢?到现在我都是不晓得的。但是当时我的心里,压力特别的大,小猥的药是我买的,是我给的。如果小猥当场死掉,我心里肯定是过不去的。   

我说我是医生,针管子拿来!   

接过针管子,我抽了一管子盐水,搂着小猥脖子,对准颈动脉,一针进去,回血,确认针头进入血管壁。慢推,一针到底。   

也许是大家掐人中,抽嘴巴,呼唤小猥回来。。。也许是这一针起了作用。。小猥,睁开了眼睛,他怔怔地望着大家好一会。   

他看着我,露出了微笑,说,哥老倌,你给的太多老,你少分一点嘛,阎王差点把我又收了。   

众人都松了口气,哈哈大笑。气氛活跃了起来。。。老头骂,你个狗日的,是不是喝酒了?还是药装多了?狗日的贪的很,不知道深浅。把你狗日打死!   

一名维吾尔吸鬼,笑得合不拢嘴,用半生的汉语骂小猥,多多多打打打就要打死,你吱吱吱己不珍惜生命。。。要不是我们救救救你。。。你肯定。。死掉了,木哈哈哈。   

他那不大懂汉语的同伴,想说什么说不出来,也笑得咧着嘴。   

参与抢救的人,都开心地笑。似乎是得了红包一样。   

老头面朝我,甩着自己的食指,认真地,凝重地说,我们救活了好多人哟!!!    

如果有一天,C市警方看到我的书。我希望能够文明对待老婆婆一干人等。查封店铺,赶走吸鬼们,不要伤害除了老婆婆某个儿子以外的任何人。地点非常隐秘,但是我已经指得很明白了。警察们稍微花点心思,就能找到,读者们不要去观察了。对了,老婆婆的儿子,是车站派出所的工作人员。。。我判断,应该是编外的。   

那么,为什么小猥在被抢救活了之后,怔怔地望着大家好半天,然后才有反应呢?   

据我注射被打”死”的好几次经验来形容。。。海落因注射,过量的话,会把人打”黑”掉,失去意识,大脑断片停止工作,位于大脑中的呼吸神经控制系统,会停止工作,呼吸会变得很慢,进而衰竭。。。完全是靠缺氧导致的条件反射,进行微弱的呼吸。   

这种”黑”掉的反应之前,没有任何征兆,醒来后,也不会有任何关于”黑”那个时间点的记忆。   

并且,在醒来之后,大脑重启,重新加载数据,记忆场景,时间的上下文。。。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,最短都要持续半分钟才会记起来发生了什么事。长达几分钟记不清自己在哪里,是正常现象。   

什么时候容易打”黑”掉?   

第一种情况,是断药一段时间后,耐受性大幅下降,如果拿不准药量,打”黑”是常见的事,比如刚从戒毒所里出来的吸鬼,或者自戒一段时间跑去”偷嘴”的吸鬼,最容易出现这种情况。我年少时的玩伴fat,就是属于这种情况,一针打死了。他这个人其实很好玩的,特别幽默会说段子,身高165体重190,可惜最后他走上了持枪抢劫赌场恶名昭彰的道路,出狱后和道友一起畅欢。一针一夜,冰冷的尸体。

第二种情况,是药的纯度变化导致的。比如我2011年时候,师兄给我送来的H,是云南的源头珍藏货,90%以上的纯度。云南的源头药,在坤沙时代结束后,普遍降成了80%,据说这是海洛因教父罗星汉定的标准。C市的平均标准,据我感受,是35%-55%之间。但是,会偶尔出现80%及以上的药。老道的吸鬼们,从酸臭味,硬度,形状色泽,便可以猜个大概,调整自己的药量。。。最谨慎的吸鬼们,遇到高纯度药,还要先烧一下板子,从油子色泽的金黄亮度,和走板残渍,判断品质。经验不行的吸鬼们,明明平时一针40%纯度的药量是0.07克这样子。。。遇到80%的还是0.07克的话,一针绝对打黑。身体素质好或者及时抽嘴巴抢救,大都会活过来。身体素质如果不好,加上没人管,就OVER !   

海落因吸鬼们的死亡,就是以上这些原因为主。   

大家不要怪C市车站派出所的治理不力,我说过了,MZ融合的问题,非一朝一夕。有关部门们考虑的政策,比MZ主义分子们,有远见的多。派出所民警们,除了执行政策,就是执行政策。   

再一个,难度何其大!   

如果你是车站派出所的民警,你逮住了背着婴儿的彝族大姐,你怎么办?语言不大通,问不出个所以然来。药藏在裤裆里,只有喊话让拿出来,难道你摁住人家,扒了裤子往出掏?虽然是罪犯,但那是你的同胞,你忍心那样羞辱来大城市讨生活的少数民族?孩子在哭闹,要吃奶,怎么办?除了吓唬,批评教育,就没有别的办法,你要是粗暴待之,被领导晓得了,唾骂处分,工作前途基本OVER。所以,C市海落因的治理,牵扯到MZ政策的问题,宁让她们养着一些吸鬼,别扩大范围,其它的,交给时间吧。   

再比如,在天桥上摆着各种照片卖xxxxx的ZZ婆娘们,你如何办呢?你抓住人家,人家说,我在骗钱啊!其实,她们中绝大多数也不是在真的在犯罪,呵呵呵呵别吞了。。。

闲话一段:
今天,和我的网络读者浪浪聊天了。浪浪是一名警察。   
我跟浪浪讲,你去推广,分享到你的警察同学,朋友圈子里面。   

浪浪说,推荐过,别人觉得我在胡扯。再说,你说的不一定全对。   

我说,如今基层干警们,就这么无知?   

当然了,我并不相信浪浪给我做了大范围推广。基层干警们虽然受砖家们的伪说蒙蔽很深,但是,文字阅读理解能力,不会差的。我也并不指望他去做这事,毕竟,黄暴堕落是浪弟对我的期望。我教育了浪浪。不晓得他是否有当派出所所长的愿望。   

所以呢,有时候,我们的阅读态度真的要端正。   

但是,我也理解有些读者。   

比如,如果我是个程序员码农,做嵌入式软件开发。忽然,一个扫大街样子的人,拿着扫把。。从计算机体系结构,到ARM芯片微结构设计,到具体的底层软件工程开发思想,到开发语言的优劣比较,到代码质量,到产品测试,谈了一大堆。   

而这个扫大街的,是一个连一天程序员都没当过的人。   
我心里会是什么感受?我肯定很难受,我会觉得,生活一直在过我,而不是我在过生活。一直是班在上我,而不是我在上班。   

但是,如果我聪明点,意识到,该扫大街的,是为了让大家提高个人水平才讲这些话。我喝茶看报玩手机的时候,人家在干什么?那么,我也会心安的。   

读者们,需要培养,需要引导。   

你让我去相信一个重点大学的理工男,毕业后在犯罪道路上,一路披荆斩棘只为了奉献,我也觉得是笑话。   

你让我相信一个罪犯,写一部内容庞杂,逻辑严谨求实,巨大架构的书,我也会觉得是笑话。   

我理解有些读者们的心态。读我的书,也会是你成长的过程。摈弃你的直观判断。   

也许你刚毕业,在单位过日子。也许你,还在念书。也许你觉得自己碌碌无为。   

但是,认真读下去。或许,你的生活就会因此而改变。         
未完待续
本文来源: csngmap资源分享大本营版权所有 (开玩笑啦……),磨友转载时请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…csngmap分享、发表资源也不容易,大家且转且珍惜,至少留个言也好,谢谢合作!
«Newer      Older»
Comment:
Name:
Back to home 好文推荐 /cat/100385